关注我们
荆楚网 > 新闻频道 > 商业频道 > 商业

记者揭秘“二选一”真相:关店、裁员阴影笼罩中小企业

发布时间:2019年10月25日15:18 来源: 荆楚网

随着“双十一”临近,电商平台之间的“二选一”再度成为热议话题。种种迹象表明, 今年以来,“二选一”已经处于“量变到质变”的边缘。以前,往往是一家平台“控诉”另一家平台,被控诉者沉默不语;今年,阿里巴巴、京东、拼多多等多家平台则纷纷主动发声,并且对“二选一”作出了截然相反的定义。

阿里称“二选一”本来就是正常的市场行为,“二选一”是伪命题,是“无休止的炒作”。

京东称“二选一”是违法行为,受伤最深的是那些没日没夜为生活奔波忙碌的商家,涸泽而渔的结果是让天下的生意越来越难。

拼多多则表示“二选一”被包装成一种互惠互利的短时约定,背后实际隐藏着强劲的技术暴力手段,已经给电商生态的商家和品牌商造成了难以计量的损失。

各种纷纭之下,“二选一”究竟是电商平台之间的“口水战”,还是真实存在的不正当竞争?近日,有记者联系到了疑似遭遇“二选一”的商家代表刘先生,揭露了由“二选一”引发的关店、裁员等黑暗巨幕的冰山一角。

“两天内必须关店,否则将采取措施”

在同意接受采访前,刘先生反复强调要隐去所有具体的信息,“要是被平台知道,我就完了。”

今年“双十一”预热时,刘先生突然接到甲平台工作人员来电,要求其在两天内关闭乙平台的店铺,否则就将采取“措施”。

此前,刘先生在多个电商平台开设了官方旗舰店,其中甲、乙平台占据销售总额超过9成。对于刘先生这样的品牌商而言,多个平台发展本是件好事,但突如其来的“关店通知”,却瞬时阻挡了企业的发展势头。

“只给我们两天时间考虑!”刘先生认为,抛开“二选一”不谈,两天的时间期限本身就很离谱。甲、乙平台对于企业都很重要,即便是强行断绝一端,也需要经过内部讨论。

接到通知后,刘先生团队立马前往甲平台总部,希望与其工作人员当面沟通,多宽限些时间,但工作人员却对其避而不见。

不论是“两天”的期限,还是工作人员的态度,均从侧面表明,在甲平台内部,“二选一”已经成为从上至下的硬性指标。为了按时完成任务,平台工作人员需要想尽办法,他们“管辖”的商家则成为了商业竞争的牺牲品。

由于时间太短,刘先生的企业无法做出“选谁”的决定:目前,甲平台的销售额是乙平台的两倍,乙平台的增速则远超甲平台,无论放弃哪边都是企业难以承受之重。

“关店通知”所引发的后果仍在急速发酵,刘先生不得不考虑营收锐减甚至是裁员的问题。“假设我们公司有100个员工负责电商业务,其中90个员工是为甲平台和乙平台服务的,按照2:1的销售额比例,即60个员工为甲平台服务,30个员工为乙平台服务。无论关掉哪家店,都会影响数量不少的员工。”

在讲述时,刘先生多次表达了自己的愤慨和疑问:开门做生意是最正常、最朴素的商业行为,为什么只能限定在一个平台呢?

技术封杀于无形,商家无法维权

因为没能在48小时内按要求关闭乙平台店铺,刘先生很快体会到了甲平台强大的执行力。

当消费者以其品牌名为关键词,在甲平台进行搜索时,刘先生的官方旗舰店只能排在非常靠后的位置,搜索流量尚且如此,自然流量更是趋近于零。

“这肯定不是自然排序的结果。”刘先生表示,“自然搜索排序是综合销量、服务、评价等各种因素得出的结果。按照我们的经营情况,应在自然搜索中排名靠前,绝不可能在两天内一落千丈!”他多次试图与甲平台工作人员进行沟通,但始终得不到答复。

受此影响,刘先生预计今年“双十一”期间,品牌在甲平台的销售额将缩水9成。他表示:企业很早就开始为“双十一”备货,却被甲平台断了“生路”。“乙平台的生意虽然越来越好,但没法一下子消化那么多产品,库存压力非常大。”

尽管“二选一”已经被明确为违法行为,但截至目前,刘先生只能寄望于甲平台高抬贵手,而无法采取法律途径解决问题。

他表示,从自然结果看,他们的品牌仍能从甲平台上搜索到,只是排名靠后,甲平台咬定这就是“自然搜索”结果,后台数据都在对方手里,刘先生拿不到任何证据。此外,包括“关店通知”在内的指令,均是通过甲平台关联通讯软件的电话方式,几乎无法取证。

不仅是自然搜索流量,刘先生的“付费流量”也遭遇了严重影响。他表示,品牌会向各大电商平台购买流量,增加品牌和店铺的曝光率,“从以前的合作看,购买流量的效果能直接体现在店铺浏览率和转化率(即消费者浏览后下单购买比例)上,我们觉得这些合作是有效的。但现在,我们店铺的浏览率和转化率明显下降,我们认为是甲平台用技术手段阻拦流量,可他们不承认。这和自然搜索的数据由甲平台提供一样,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们没法求证。”

对于当下的状况,刘先生找不到合适的解决办法。“我们只能加大马力做好乙平台和其他渠道的销售。至于以后,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他无奈表示。

刘先生只是因“二选一”受损的庞大商家团体的新进一员。自今年618以来,电商“二选一”逐渐由高认知度品牌向大型和中型品牌顺次蔓延,类似刘先生这种有成交量但缺乏话语权的品牌,受损最为严重。

记者了解到,在某些互联网平台,公司内部虽然不会对“二选一”明文规定,但大家心知肚明。平台地推业务员表示:让对接的商户选择“独家经营”,是一条对地推人员不成文的业绩考核标准。

“‘二选一’有不同的对待标准。目前情况是国际品牌很少受影响;国内大品牌可以通过公开发声明指责某平台售假的方式,换取多平台运营的‘权利’;数量最大的中型或是新生代的品牌,则没有选择的权利。”有电商行业人士表示,今年以来,先后有大量此类企业,被迫通过缩减规模、裁员等方式,降低“二选一”对于企业的影响。


【纠错】编辑:陈柯希

Copyright © 2001-2019 湖北荆楚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在线投稿网站地图

版权为 荆楚网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