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商业频道 家电数码 家电数码分类新闻 正文

上海出租车行业人难招、车闲置 司机建议放开户籍限制

字号: 2017-05-04 16:36 来源:荆楚网 我要评论(0)

核心提示:近日,《新民晚报》推出了“如何找回失落的上海出租车名片”连续报道,在行业内和社会上引起巨大反响。

近日,《新民晚报》推出了“如何找回失落的上海出租车名片”连续报道,在行业内和社会上引起巨大反响。一方面是服务水平下降,司机抱怨多、乘客体验差,另一方面是从业者流失加剧,企业人难招、车闲置。调查采访中,不少司机和乘客都认为,出租车应该学习网约车的服务理念和技术手段,擦亮城市的服务窗口;同时,适当放开户籍限制择优录取符合条件的驾驶员,以走出当前出租车运能流失的困境。

出租车现状:司机抱怨多 乘客体验差

90后小伙子胡谦来到上海才两年,去年他腿部骨折,只能每天叫车上下班,“出租车我也叫,网约车我也叫,两者的比例大概是3:7,大量的乘车经历给我的印象是:网约车‘气氛’较好,而出租车司机‘抱怨’太多,我又是个‘话唠’,喜欢跟司机聊天,但出租车司机的负能量较多。”市民侯晨轶家住在嘉定江桥,离虹桥交通枢纽很近,本以为这是好事,方便出行,但因为出租车驾驶员嫌近,每次下了火车或飞机,坐上出租车,他一说出“江桥”两个字,不悦就马上写满驾驶员的脸,有的驾驶员还会阴阳怪气地“骂”一句“又是江桥”,“吓”得他感觉仿佛亏欠了驾驶员很多。

而有着类似感受的还不仅仅是乘客,“连驾驶员的制服都不愿意穿了,可见连外在服务形象都不要了。”说起现在出租车服务,明星司机臧勤有些无奈。白衬衫、蓝裤子、黑皮鞋、白手套,这套制服曾是上海出租车引以为豪的“标配”,而且公司每两年都会免费发新的,长袖、短袖一应俱全。“但是现在穿制服反而显得格格不入了。这起码暴露出两个问题:公司在管理上已非常松懈,驾驶员则失去了往日的职业荣誉感、自豪感。”

臧勤说,现在乘客对出租车的要求已降到了最低点,就是“能打到车就可以了”,可很多驾驶员还是一种“好像全中国人民都对不起他”的心态,对什么都不满,导致拒载、挑肥拣瘦成了家常便饭。“我80多岁的老母亲想打车从浦东到彭浦新村,下午3点左右,也不是上下班高峰,但出租车司机先是嫌南北高架堵车,不去;我母亲说那你送我到公交车站吧,司机又嫌路程太短,就一个起步费,还是不去!”

明星司机:建议学习网约车先进经验

对此,司机们觉得网约车的一些服务理念和技术手段值得出租车学习。臧勤曾经特意去体验过500小时的专车驾驶,他觉得专车司机被要求帮乘客提行李、为乘客开车门、在车上准备水和纸巾等物品,这些做法是现在出租车驾驶员应该学习的;尤其是专车平台给予乘客“评价权”,如果得到差评,司机将受到处罚,从客观上加强了对司机的约束,也促进他们提高服务水平、改善服务态度。

曹国金师傅也认为可以借鉴网约车企业比较好的经验做法。现在出租车企业不是没有“规矩”,而是很多都成了摆设,乘客对司机的服务不满,缺乏简单的渠道向企业反映,即便反映了,现在的处罚措施也没有完全跟上。他建议,出租车企业也设置一个乘客评价系统,向乘客开放评价、留言等功能,将司机的服务完全透明化。另外,应将奖惩制度设置成更有利于老年人、残疾人等弱势群体,比如一旦接到老年乘客投诉,对涉事司机的惩罚更为严厉,为老年人创造更友好的叫车环境。

也有市民提出,用“互联网+”的思维来解决司机的一些困难,多体谅司机。来自长宁区江苏路街道的周颖是一名90后,她觉得出租车司机吃饭难、上厕所难的问题,“是不是可以设计一款手机APP,上面显示最近的可停车的餐饮点、直饮水补给点、厕所等等,让司机的生存环境得到一些改善。这个工作由出租车企业做,还是由政府做,或者有第三方社会资本做,也值得探讨。”比如,此前滴滴就在其司机客户端开通了类似功能。

实际上,近两年来传统出租车企业已加快升级转型与网约车融合发展的脚步。去年4月海博出租就与滴滴出行达成战略协议,在出租车、专车、巴士业务以及汽车后市场等领域展开深入合作。首批加盟滴滴专车的500辆海博网约车,自签约当天起已陆续有上百辆上路运营。

出租车外籍司机:希望放开户籍限制

此外,在行业整体服务水平下降的同时,现在出租车企业有点“不敢”处罚驾驶员,这种畸形的现象值得深思。臧勤抛出一个问题:“现在有哪个的哥因为‘拒载’被‘炒鱿鱼’?”这里面,出租车驾驶员紧缺是主要原因,很多出租车企业出现了“有车没人开、人走再难招”的窘境。

大众交通董事长杨国平指出,近年上海出租车司机流失加剧,上海约有5%到10%的出租车处于退包状态。上海出租车资深业内人士周闻华说,目前上海大约有4000辆出租车处于闲置状态,按照一辆车日均订单35单计算,流失的日运载能力超过12万单,而上海日出租车订单量约在100万到150万单之间,这意味着出租车流失的运输能力接近10%。

2011年左右,曹国金与朋友进入“黑车”行业,专在地铁口等处等生意。当时,虽然一个月收入也能达到四五千元,但因为“做着违法的事”,总是提心吊胆。过了两三年这样担惊受怕的生活,正巧听到海博出租车公司招收驾驶员并对外地户籍人口开放的消息,他被收编为“正规军”。当时审查非常严格,要求无犯罪记录、无重大违章事故,且临时居住证要满三年。他身边十几位外地朋友,也同一批被“正规化”。

“都说出租车驾驶员收入不高,但对我们外地人来说,其实还是很有吸引力的。一来不用再做违法的事,二来社保、医保、养老保险都有着落,对孩子升学、买房等有很大的帮助。”曹国金说,与之前开黑车相比,现在的职业荣誉感也有很大提升,有时感觉乘客看自己的表情都不一样了。也因为如此,他很珍惜这份工作,对自己的要求是“不挑客,不拒载”。

“打车难一方面源于道路拥堵、城区扩大和人口增加,另一方面也因为愿意开出租车的上海人越来越少。光我们分公司就有几十辆车闲置。”正因如此,曹国金建议:是否可以恢复招收外地人,可以加强招收前的审查,并且实行严格的退出机制。“现在上海哪个行业没有外地人?外地人也有好人。没有人来竞争,没有压力,出租车服务怎么会上去?”

Tags:上海出租车 户籍限制

更多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每日推荐

排行榜